网上NBA哪里玩澳门足球娱乐城皇冠足球赔率 - 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小麦主产区,201
网上NBA哪里玩澳门足球娱乐城皇冠足球赔率
网上NBA哪里玩澳门足球娱乐城皇冠足球赔率,网上NBA哪里玩澳门足球娱乐城皇冠足球赔率
您现在的位置:网上NBA哪里玩澳门足球娱乐城皇冠足球赔率 > 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小麦主产区,201

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小麦主产区,201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6-12-09 07:56:19

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小麦主产区,2016年河南省小麦总产达693.2亿斤,再获丰收。此前,河南省已连续十三年增产。然而记者在河南多地采访了解到,连年丰收的背后,却是种粮人和粮食加工企业的两头发愁。农民发愁粮食价格低、不好卖,不少面粉加工企业却表示难以买到符合要求的小麦。  专家表示,一面是粮堆高筑,另一面却是“等粮开工”,小麦市场“卖难又见买难”的尴尬窘境,凸显了当前粮食生产面临的结构性矛盾。这种小麦产量、进口量、库存量“三量齐增”的怪现象,亟待引起有关部门重视,加快进行农业供给侧改革。农民种粮不愁卖粮愁  眼瞅着秋粮就要收获了,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孙庄村村民王守军家里,4亩多地的小麦还装在编织袋里,没卖出去。“往年一边收麦一边就卖了,今年小麦质量不好,价格也低,往年一斤能卖一块一毛多,今年一块零几分都没有人收。”王守军说。  种粮不愁卖粮愁,对承包上千亩地的种粮大户们来说,压力更大。南阳市社旗县种粮大户唐道丽承包了近3000亩地,去年因小麦品质不好,亏损10多万元,没想到今年再次遭遇卖粮难。截至记者采访时,唐道丽只卖出不到三分之一的小麦,上百万斤麦子堆积在粮仓里,每天都在发芽霉变,唐道丽心急如焚。“年年丰收年年卖难,再这样下去,种粮大户都干不下去了。”唐道丽说。  接连几年的卖粮难,严重打击了粮食市场的活力。河南省淮滨县粮食经纪人王伟涛从事粮食经纪已经快20年,最多时一年收购粮食超过100万斤,但今年仅收购不到30万斤。“现在面粉企业收粮很挑剔,小麦质量稍微差一点,就全砸手里面。”王伟涛说。在河南省潢川县,做了10多年粮食经纪人的张振海,因为连续几年赔钱,今年已经不再收购小麦了。 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申洪源表示,今年7月份以来,河南省小麦收购整体较慢,表面上看是因为今年小麦质量偏低,根本原因还是小麦种植结构与市场需求不对称。“种出的小麦不是面粉加工企业需要的,小麦销售只能一边倒地依赖国家托市收购,一旦质量不达标,自然出现大面积卖难问题。”申洪源说。企业守着粮仓缺麦子  在河南漯河石磨坊面业有限公司的仓库大院内,送小麦的大货车排成一条长龙,这是公司刚刚从山东买进的小麦。“今年麦子缺得厉害,刚去山东、河北跑了一趟,订了4万吨,还是差很多。”石磨坊面业公司副总经理薛旺志说。  漯河石磨坊面业公司是一家中型面粉加工企业,年加工小麦15万吨左右,销售额3亿多元,原料成本和原料质量是近几年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。“河南省乃至全国的小麦产量年年攀高,但大部分都是中筋麦,和我们的需求不一样。特别是这两年小麦不完善粒较多,小麦质量根本达不到我们加工的标准,农民着急卖粮,我们缺粮也着急。”薛旺志说。  由于进口小麦价格低,质量好,进口的澳麦和加麦成为不少面粉加工企业首选的原料。受进口小麦配额的限制,石磨坊公司每年进口小麦总量只有1000多吨。薛旺志说,进口麦品质好,价格还比国内小麦低,如果不是配额限制,我们肯定全部都用进口麦子。  遂平县是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和商品粮生产基地县,也是全国优质小麦标准化示范区。然而,位于这个大粮仓的河南一加一天然面粉有限公司董事刘秋燕说,虽然他们公司所在的遂平县就是全国商品粮基地县,每年小麦种植面积达84万亩,但是,他们仍然经常为原料发愁。  刘秋燕说,当地的小麦大都是分散种植的,品质相差很大。即使是最大的原料供应商,一个月的供应量也只有四五千吨,而公司每天的加工量就在1000吨左右。所以,公司经常为买不到符合要求的小麦发愁。有时没有办法,只好从贸易商那里高价购买进口小麦。  河南省永城市是传统的粮食主产区,借助当地小麦原材料优势,永城涌现了一批面粉加工企业,成为“中国面粉城”,面粉年生产能力超过150万吨。然而,这样一个因小麦而兴的面粉城,却越来越不再依赖国产小麦。  金源面粉集团总经理孟涛说,国产的强筋麦和弱筋麦质量与澳麦、加麦相比相差很多,直接影响了面粉的质量,不仅如此,国产小麦的价格一路走高,更直接加大了面粉加工企业成本。  据介绍,今年上半年,我国国产小麦市场均价为2415元/吨,进口小麦离岸均价折算为人民币之后为1553元/吨。“2006年小麦价格是0.68元一斤,现在为1.18元,10年间国产小麦价格翻了近一倍,已远高于进口小麦到岸价格,就是仅从成本考虑,我们也会优先选用进口麦。”孟涛说。 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上半年,我国累计进口小麦177.535万吨,同比增长27.3%,作为小麦产量第一大省,河南今年上半年进口小麦近4万吨。“国产小麦成本高、品质不突出,不仅导致了价格倒挂,也难以满足面粉加工企业需求,导致出现小麦产量、进口量、库存量‘三量齐增’的怪象。”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副总经理肖永成说。亟待加快农业供给侧改革  一面是麦堆高筑,小麦库存量不断增加,遭遇种得出却卖不掉的烦恼;另一面却是面粉加工企业原料紧张,进口麦大量流入。对此,专家表示,要消除小麦市场“三量齐增”“卖难买也难”的尴尬,亟须进行小麦种植的供给侧改革。 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说,近几年虽然小麦产量连攀新高,但优质麦供应不足,特别是用于满足面包、糕点等新兴面食产业需求的小麦原材料缺口很大。整体来看,我国的小麦生产还不能满足食品加工业和消费者快速增长的需求,品种、品质、品牌都还有巨大提升空间。  河南省粮食经济学会专家王伟民表示,国内外价格倒挂导致小麦进口激增、国内区域间粮价倒挂导致主销区到主产区收粮积极性下降,破解这些问题的关键,就是要尽快进行小麦种植的供给侧改革,以价格引导小麦种植走向专业化,提高小麦品质,打破当前粮食收购混收混卖的模式,让好粮食卖出好价格,以市场的手段调整种植结构。 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刘正敏认为,当前“家庭种植—中介收购—国家储备”的小麦供销体系适合一般面食的需求,对强筋、弱筋小麦的结构性调整却失灵。“优质不一定优价,而且优质小麦的产量相对不稳定,市场风险大,这导致农民甚至种粮大户都不愿意冒风险调结构。”刘正敏建议,国家应尽快建立不同等级小麦的品质指标,引导市场实现优质优价,建立拓展优质强筋小麦种植基地,强化技术指导和市场保障。 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彭超表示,过去一段时间里,我国更关注小麦的产量,而非品种、品质的改善,面对当前小麦市场愈发严峻的供销矛盾,应尽快进行小麦的供给侧改革,带动小麦生产实现由量向质的转变,满足现代农业市场的需求。(原题为《产粮大省竟现“买粮难”——河南小麦“三量齐增”怪现象倒逼农业供给侧改革》)

产粮大省河南竟现买粮难:企业守着粮仓缺麦子

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小麦主产区,2016年河南省小麦总产达693.2亿斤,再获丰收。此前,河南省已连续十三年增产。然而记者在河南多地采访了解到,连年丰收的背后,却是种粮人和粮食加工企业的两头发愁。农民发愁粮食价格低、不好卖,不少面粉加工企业却表示难以买到符合要求的小麦。  专家表示,一面是粮堆高筑,另一面却是“等粮开工”,小麦市场“卖难又见买难”的尴尬窘境,凸显了当前粮食生产面临的结构性矛盾。这种小麦产量、进口量、库存量“三量齐增”的怪现象,亟待引起有关部门重视,加快进行农业供给侧改革。农民种粮不愁卖粮愁  眼瞅着秋粮就要收获了,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孙庄村村民王守军家里,4亩多地的小麦还装在编织袋里,没卖出去。“往年一边收麦一边就卖了,今年小麦质量不好,价格也低,往年一斤能卖一块一毛多,今年一块零几分都没有人收。”王守军说。  种粮不愁卖粮愁,对承包上千亩地的种粮大户们来说,压力更大。南阳市社旗县种粮大户唐道丽承包了近3000亩地,去年因小麦品质不好,亏损10多万元,没想到今年再次遭遇卖粮难。截至记者采访时,唐道丽只卖出不到三分之一的小麦,上百万斤麦子堆积在粮仓里,每天都在发芽霉变,唐道丽心急如焚。“年年丰收年年卖难,再这样下去,种粮大户都干不下去了。”唐道丽说。  接连几年的卖粮难,严重打击了粮食市场的活力。河南省淮滨县粮食经纪人王伟涛从事粮食经纪已经快20年,最多时一年收购粮食超过100万斤,但今年仅收购不到30万斤。“现在面粉企业收粮很挑剔,小麦质量稍微差一点,就全砸手里面。”王伟涛说。在河南省潢川县,做了10多年粮食经纪人的张振海,因为连续几年赔钱,今年已经不再收购小麦了。 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申洪源表示,今年7月份以来,河南省小麦收购整体较慢,表面上看是因为今年小麦质量偏低,根本原因还是小麦种植结构与市场需求不对称。“种出的小麦不是面粉加工企业需要的,小麦销售只能一边倒地依赖国家托市收购,一旦质量不达标,自然出现大面积卖难问题。”申洪源说。企业守着粮仓缺麦子  在河南漯河石磨坊面业有限公司的仓库大院内,送小麦的大货车排成一条长龙,这是公司刚刚从山东买进的小麦。“今年麦子缺得厉害,刚去山东、河北跑了一趟,订了4万吨,还是差很多。”石磨坊面业公司副总经理薛旺志说。  漯河石磨坊面业公司是一家中型面粉加工企业,年加工小麦15万吨左右,销售额3亿多元,原料成本和原料质量是近几年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。“河南省乃至全国的小麦产量年年攀高,但大部分都是中筋麦,和我们的需求不一样。特别是这两年小麦不完善粒较多,小麦质量根本达不到我们加工的标准,农民着急卖粮,我们缺粮也着急。”薛旺志说。  由于进口小麦价格低,质量好,进口的澳麦和加麦成为不少面粉加工企业首选的原料。受进口小麦配额的限制,石磨坊公司每年进口小麦总量只有1000多吨。薛旺志说,进口麦品质好,价格还比国内小麦低,如果不是配额限制,我们肯定全部都用进口麦子。  遂平县是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和商品粮生产基地县,也是全国优质小麦标准化示范区。然而,位于这个大粮仓的河南一加一天然面粉有限公司董事刘秋燕说,虽然他们公司所在的遂平县就是全国商品粮基地县,每年小麦种植面积达84万亩,但是,他们仍然经常为原料发愁。  刘秋燕说,当地的小麦大都是分散种植的,品质相差很大。即使是最大的原料供应商,一个月的供应量也只有四五千吨,而公司每天的加工量就在1000吨左右。所以,公司经常为买不到符合要求的小麦发愁。有时没有办法,只好从贸易商那里高价购买进口小麦。  河南省永城市是传统的粮食主产区,借助当地小麦原材料优势,永城涌现了一批面粉加工企业,成为“中国面粉城”,面粉年生产能力超过150万吨。然而,这样一个因小麦而兴的面粉城,却越来越不再依赖国产小麦。  金源面粉集团总经理孟涛说,国产的强筋麦和弱筋麦质量与澳麦、加麦相比相差很多,直接影响了面粉的质量,不仅如此,国产小麦的价格一路走高,更直接加大了面粉加工企业成本。  据介绍,今年上半年,我国国产小麦市场均价为2415元/吨,进口小麦离岸均价折算为人民币之后为1553元/吨。“2006年小麦价格是0.68元一斤,现在为1.18元,10年间国产小麦价格翻了近一倍,已远高于进口小麦到岸价格,就是仅从成本考虑,我们也会优先选用进口麦。”孟涛说。 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上半年,我国累计进口小麦177.535万吨,同比增长27.3%,作为小麦产量第一大省,河南今年上半年进口小麦近4万吨。“国产小麦成本高、品质不突出,不仅导致了价格倒挂,也难以满足面粉加工企业需求,导致出现小麦产量、进口量、库存量‘三量齐增’的怪象。”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副总经理肖永成说。亟待加快农业供给侧改革  一面是麦堆高筑,小麦库存量不断增加,遭遇种得出却卖不掉的烦恼;另一面却是面粉加工企业原料紧张,进口麦大量流入。对此,专家表示,要消除小麦市场“三量齐增”“卖难买也难”的尴尬,亟须进行小麦种植的供给侧改革。 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说,近几年虽然小麦产量连攀新高,但优质麦供应不足,特别是用于满足面包、糕点等新兴面食产业需求的小麦原材料缺口很大。整体来看,我国的小麦生产还不能满足食品加工业和消费者快速增长的需求,品种、品质、品牌都还有巨大提升空间。  河南省粮食经济学会专家王伟民表示,国内外价格倒挂导致小麦进口激增、国内区域间粮价倒挂导致主销区到主产区收粮积极性下降,破解这些问题的关键,就是要尽快进行小麦种植的供给侧改革,以价格引导小麦种植走向专业化,提高小麦品质,打破当前粮食收购混收混卖的模式,让好粮食卖出好价格,以市场的手段调整种植结构。 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刘正敏认为,当前“家庭种植—中介收购—国家储备”的小麦供销体系适合一般面食的需求,对强筋、弱筋小麦的结构性调整却失灵。“优质不一定优价,而且优质小麦的产量相对不稳定,市场风险大,这导致农民甚至种粮大户都不愿意冒风险调结构。”刘正敏建议,国家应尽快建立不同等级小麦的品质指标,引导市场实现优质优价,建立拓展优质强筋小麦种植基地,强化技术指导和市场保障。 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彭超表示,过去一段时间里,我国更关注小麦的产量,而非品种、品质的改善,面对当前小麦市场愈发严峻的供销矛盾,应尽快进行小麦的供给侧改革,带动小麦生产实现由量向质的转变,满足现代农业市场的需求。(原题为《产粮大省竟现“买粮难”——河南小麦“三量齐增”怪现象倒逼农业供给侧改革》)

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小麦主产区,2016年河南省小麦总产达693.2亿斤,再获丰收。此前,河南省已连续十三年增产。然而记者在河南多地采访了解到,连年丰收的背后,却是种粮人和粮食加工企业的两头发愁。农民发愁粮食价格低、不好卖,不少面粉加工企业却表示难以买到符合要求的小麦。  专家表示,一面是粮堆高筑,另一面却是“等粮开工”,小麦市场“卖难又见买难”的尴尬窘境,凸显了当前粮食生产面临的结构性矛盾。这种小麦产量、进口量、库存量“三量齐增”的怪现象,亟待引起有关部门重视,加快进行农业供给侧改革。农民种粮不愁卖粮愁  眼瞅着秋粮就要收获了,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孙庄村村民王守军家里,4亩多地的小麦还装在编织袋里,没卖出去。“往年一边收麦一边就卖了,今年小麦质量不好,价格也低,往年一斤能卖一块一毛多,今年一块零几分都没有人收。”王守军说。  种粮不愁卖粮愁,对承包上千亩地的种粮大户们来说,压力更大。南阳市社旗县种粮大户唐道丽承包了近3000亩地,去年因小麦品质不好,亏损10多万元,没想到今年再次遭遇卖粮难。截至记者采访时,唐道丽只卖出不到三分之一的小麦,上百万斤麦子堆积在粮仓里,每天都在发芽霉变,唐道丽心急如焚。“年年丰收年年卖难,再这样下去,种粮大户都干不下去了。”唐道丽说。  接连几年的卖粮难,严重打击了粮食市场的活力。河南省淮滨县粮食经纪人王伟涛从事粮食经纪已经快20年,最多时一年收购粮食超过100万斤,但今年仅收购不到30万斤。“现在面粉企业收粮很挑剔,小麦质量稍微差一点,就全砸手里面。”王伟涛说。在河南省潢川县,做了10多年粮食经纪人的张振海,因为连续几年赔钱,今年已经不再收购小麦了。 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申洪源表示,今年7月份以来,河南省小麦收购整体较慢,表面上看是因为今年小麦质量偏低,根本原因还是小麦种植结构与市场需求不对称。“种出的小麦不是面粉加工企业需要的,小麦销售只能一边倒地依赖国家托市收购,一旦质量不达标,自然出现大面积卖难问题。”申洪源说。企业守着粮仓缺麦子  在河南漯河石磨坊面业有限公司的仓库大院内,送小麦的大货车排成一条长龙,这是公司刚刚从山东买进的小麦。“今年麦子缺得厉害,刚去山东、河北跑了一趟,订了4万吨,还是差很多。”石磨坊面业公司副总经理薛旺志说。  漯河石磨坊面业公司是一家中型面粉加工企业,年加工小麦15万吨左右,销售额3亿多元,原料成本和原料质量是近几年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。“河南省乃至全国的小麦产量年年攀高,但大部分都是中筋麦,和我们的需求不一样。特别是这两年小麦不完善粒较多,小麦质量根本达不到我们加工的标准,农民着急卖粮,我们缺粮也着急。”薛旺志说。  由于进口小麦价格低,质量好,进口的澳麦和加麦成为不少面粉加工企业首选的原料。受进口小麦配额的限制,石磨坊公司每年进口小麦总量只有1000多吨。薛旺志说,进口麦品质好,价格还比国内小麦低,如果不是配额限制,我们肯定全部都用进口麦子。  遂平县是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和商品粮生产基地县,也是全国优质小麦标准化示范区。然而,位于这个大粮仓的河南一加一天然面粉有限公司董事刘秋燕说,虽然他们公司所在的遂平县就是全国商品粮基地县,每年小麦种植面积达84万亩,但是,他们仍然经常为原料发愁。  刘秋燕说,当地的小麦大都是分散种植的,品质相差很大。即使是最大的原料供应商,一个月的供应量也只有四五千吨,而公司每天的加工量就在1000吨左右。所以,公司经常为买不到符合要求的小麦发愁。有时没有办法,只好从贸易商那里高价购买进口小麦。  河南省永城市是传统的粮食主产区,借助当地小麦原材料优势,永城涌现了一批面粉加工企业,成为“中国面粉城”,面粉年生产能力超过150万吨。然而,这样一个因小麦而兴的面粉城,却越来越不再依赖国产小麦。  金源面粉集团总经理孟涛说,国产的强筋麦和弱筋麦质量与澳麦、加麦相比相差很多,直接影响了面粉的质量,不仅如此,国产小麦的价格一路走高,更直接加大了面粉加工企业成本。  据介绍,今年上半年,我国国产小麦市场均价为2415元/吨,进口小麦离岸均价折算为人民币之后为1553元/吨。“2006年小麦价格是0.68元一斤,现在为1.18元,10年间国产小麦价格翻了近一倍,已远高于进口小麦到岸价格,就是仅从成本考虑,我们也会优先选用进口麦。”孟涛说。 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上半年,我国累计进口小麦177.535万吨,同比增长27.3%,作为小麦产量第一大省,河南今年上半年进口小麦近4万吨。“国产小麦成本高、品质不突出,不仅导致了价格倒挂,也难以满足面粉加工企业需求,导致出现小麦产量、进口量、库存量‘三量齐增’的怪象。”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副总经理肖永成说。亟待加快农业供给侧改革  一面是麦堆高筑,小麦库存量不断增加,遭遇种得出却卖不掉的烦恼;另一面却是面粉加工企业原料紧张,进口麦大量流入。对此,专家表示,要消除小麦市场“三量齐增”“卖难买也难”的尴尬,亟须进行小麦种植的供给侧改革。 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说,近几年虽然小麦产量连攀新高,但优质麦供应不足,特别是用于满足面包、糕点等新兴面食产业需求的小麦原材料缺口很大。整体来看,我国的小麦生产还不能满足食品加工业和消费者快速增长的需求,品种、品质、品牌都还有巨大提升空间。  河南省粮食经济学会专家王伟民表示,国内外价格倒挂导致小麦进口激增、国内区域间粮价倒挂导致主销区到主产区收粮积极性下降,破解这些问题的关键,就是要尽快进行小麦种植的供给侧改革,以价格引导小麦种植走向专业化,提高小麦品质,打破当前粮食收购混收混卖的模式,让好粮食卖出好价格,以市场的手段调整种植结构。 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刘正敏认为,当前“家庭种植—中介收购—国家储备”的小麦供销体系适合一般面食的需求,对强筋、弱筋小麦的结构性调整却失灵。“优质不一定优价,而且优质小麦的产量相对不稳定,市场风险大,这导致农民甚至种粮大户都不愿意冒风险调结构。”刘正敏建议,国家应尽快建立不同等级小麦的品质指标,引导市场实现优质优价,建立拓展优质强筋小麦种植基地,强化技术指导和市场保障。 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彭超表示,过去一段时间里,我国更关注小麦的产量,而非品种、品质的改善,面对当前小麦市场愈发严峻的供销矛盾,应尽快进行小麦的供给侧改革,带动小麦生产实现由量向质的转变,满足现代农业市场的需求。(原题为《产粮大省竟现“买粮难”——河南小麦“三量齐增”怪现象倒逼农业供给侧改革》)

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小麦主产区,2016年河南省小麦总产达693.2亿斤,再获丰收。此前,河南省已连续十三年增产。然而记者在河南多地采访了解到,连年丰收的背后,却是种粮人和粮食加工企业的两头发愁。农民发愁粮食价格低、不好卖,不少面粉加工企业却表示难以买到符合要求的小麦。  专家表示,一面是粮堆高筑,另一面却是“等粮开工”,小麦市场“卖难又见买难”的尴尬窘境,凸显了当前粮食生产面临的结构性矛盾。这种小麦产量、进口量、库存量“三量齐增”的怪现象,亟待引起有关部门重视,加快进行农业供给侧改革。农民种粮不愁卖粮愁  眼瞅着秋粮就要收获了,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孙庄村村民王守军家里,4亩多地的小麦还装在编织袋里,没卖出去。“往年一边收麦一边就卖了,今年小麦质量不好,价格也低,往年一斤能卖一块一毛多,今年一块零几分都没有人收。”王守军说。  种粮不愁卖粮愁,对承包上千亩地的种粮大户们来说,压力更大。南阳市社旗县种粮大户唐道丽承包了近3000亩地,去年因小麦品质不好,亏损10多万元,没想到今年再次遭遇卖粮难。截至记者采访时,唐道丽只卖出不到三分之一的小麦,上百万斤麦子堆积在粮仓里,每天都在发芽霉变,唐道丽心急如焚。“年年丰收年年卖难,再这样下去,种粮大户都干不下去了。”唐道丽说。  接连几年的卖粮难,严重打击了粮食市场的活力。河南省淮滨县粮食经纪人王伟涛从事粮食经纪已经快20年,最多时一年收购粮食超过100万斤,但今年仅收购不到30万斤。“现在面粉企业收粮很挑剔,小麦质量稍微差一点,就全砸手里面。”王伟涛说。在河南省潢川县,做了10多年粮食经纪人的张振海,因为连续几年赔钱,今年已经不再收购小麦了。 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申洪源表示,今年7月份以来,河南省小麦收购整体较慢,表面上看是因为今年小麦质量偏低,根本原因还是小麦种植结构与市场需求不对称。“种出的小麦不是面粉加工企业需要的,小麦销售只能一边倒地依赖国家托市收购,一旦质量不达标,自然出现大面积卖难问题。”申洪源说。企业守着粮仓缺麦子  在河南漯河石磨坊面业有限公司的仓库大院内,送小麦的大货车排成一条长龙,这是公司刚刚从山东买进的小麦。“今年麦子缺得厉害,刚去山东、河北跑了一趟,订了4万吨,还是差很多。”石磨坊面业公司副总经理薛旺志说。  漯河石磨坊面业公司是一家中型面粉加工企业,年加工小麦15万吨左右,销售额3亿多元,原料成本和原料质量是近几年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。“河南省乃至全国的小麦产量年年攀高,但大部分都是中筋麦,和我们的需求不一样。特别是这两年小麦不完善粒较多,小麦质量根本达不到我们加工的标准,农民着急卖粮,我们缺粮也着急。”薛旺志说。  由于进口小麦价格低,质量好,进口的澳麦和加麦成为不少面粉加工企业首选的原料。受进口小麦配额的限制,石磨坊公司每年进口小麦总量只有1000多吨。薛旺志说,进口麦品质好,价格还比国内小麦低,如果不是配额限制,我们肯定全部都用进口麦子。  遂平县是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和商品粮生产基地县,也是全国优质小麦标准化示范区。然而,位于这个大粮仓的河南一加一天然面粉有限公司董事刘秋燕说,虽然他们公司所在的遂平县就是全国商品粮基地县,每年小麦种植面积达84万亩,但是,他们仍然经常为原料发愁。  刘秋燕说,当地的小麦大都是分散种植的,品质相差很大。即使是最大的原料供应商,一个月的供应量也只有四五千吨,而公司每天的加工量就在1000吨左右。所以,公司经常为买不到符合要求的小麦发愁。有时没有办法,只好从贸易商那里高价购买进口小麦。  河南省永城市是传统的粮食主产区,借助当地小麦原材料优势,永城涌现了一批面粉加工企业,成为“中国面粉城”,面粉年生产能力超过150万吨。然而,这样一个因小麦而兴的面粉城,却越来越不再依赖国产小麦。  金源面粉集团总经理孟涛说,国产的强筋麦和弱筋麦质量与澳麦、加麦相比相差很多,直接影响了面粉的质量,不仅如此,国产小麦的价格一路走高,更直接加大了面粉加工企业成本。  据介绍,今年上半年,我国国产小麦市场均价为2415元/吨,进口小麦离岸均价折算为人民币之后为1553元/吨。“2006年小麦价格是0.68元一斤,现在为1.18元,10年间国产小麦价格翻了近一倍,已远高于进口小麦到岸价格,就是仅从成本考虑,我们也会优先选用进口麦。”孟涛说。 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上半年,我国累计进口小麦177.535万吨,同比增长27.3%,作为小麦产量第一大省,河南今年上半年进口小麦近4万吨。“国产小麦成本高、品质不突出,不仅导致了价格倒挂,也难以满足面粉加工企业需求,导致出现小麦产量、进口量、库存量‘三量齐增’的怪象。”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副总经理肖永成说。亟待加快农业供给侧改革  一面是麦堆高筑,小麦库存量不断增加,遭遇种得出却卖不掉的烦恼;另一面却是面粉加工企业原料紧张,进口麦大量流入。对此,专家表示,要消除小麦市场“三量齐增”“卖难买也难”的尴尬,亟须进行小麦种植的供给侧改革。 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说,近几年虽然小麦产量连攀新高,但优质麦供应不足,特别是用于满足面包、糕点等新兴面食产业需求的小麦原材料缺口很大。整体来看,我国的小麦生产还不能满足食品加工业和消费者快速增长的需求,品种、品质、品牌都还有巨大提升空间。  河南省粮食经济学会专家王伟民表示,国内外价格倒挂导致小麦进口激增、国内区域间粮价倒挂导致主销区到主产区收粮积极性下降,破解这些问题的关键,就是要尽快进行小麦种植的供给侧改革,以价格引导小麦种植走向专业化,提高小麦品质,打破当前粮食收购混收混卖的模式,让好粮食卖出好价格,以市场的手段调整种植结构。 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刘正敏认为,当前“家庭种植—中介收购—国家储备”的小麦供销体系适合一般面食的需求,对强筋、弱筋小麦的结构性调整却失灵。“优质不一定优价,而且优质小麦的产量相对不稳定,市场风险大,这导致农民甚至种粮大户都不愿意冒风险调结构。”刘正敏建议,国家应尽快建立不同等级小麦的品质指标,引导市场实现优质优价,建立拓展优质强筋小麦种植基地,强化技术指导和市场保障。 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彭超表示,过去一段时间里,我国更关注小麦的产量,而非品种、品质的改善,面对当前小麦市场愈发严峻的供销矛盾,应尽快进行小麦的供给侧改革,带动小麦生产实现由量向质的转变,满足现代农业市场的需求。(原题为《产粮大省竟现“买粮难”——河南小麦“三量齐增”怪现象倒逼农业供给侧改革》)

产粮大省河南竟现买粮难:企业守着粮仓缺麦子

产粮大省河南竟现买粮难:企业守着粮仓缺麦子

相关内容